图片新闻
街头献血点

献血时间

市区:9:00--17:00 

各县:10:00—16:30

市区

聊城银座广场、聊城长途汽车总站对过
各县

临清市影剧院对过

1日—12日、29日、30日


高唐县老剧院广场

每月17日—29日

茌平县和谐广场

每月4日—16日



东阿县县委家属楼北门广场

每月1日—3日、每月21日—30日

莘县新华书店

月9日—20日



阳谷县中心广场

每月1日—8日、每月25日—30日

冠县福星超市

每月13日—24日


员工天地

为了生命 我们都是一家人

作者:聊城市中心血站 来源:http://tychydr.ab16.net 时间:2014-02-27 10:29:41 次数:

又是一个漫雪纷飞的早上。

幸好我有所准备,提前出了门,早早地坐上了开往单位的公交车。雪大路滑,广大市民都改乘公交车上班了,尽管车辆是少了不少,但车速还是老样子。公交车开进了站台,人们蜂拥而至,不一会儿,就塞满了整个车厢。真庆幸我还有个靠近车门的位子。

    “嘟嘟嘟”,汽车费力地颤抖着,马上就要起步了,“等等,等等”,车外有个人一边跑着拍打着车身,一边喊叫着。司机师傅摆摆手,冲着门外说:“上不来了,下趟吧!”车外的人不放弃,继续拍打着,“等等师傅,我有急事,让我上去吧!”车上的人不情愿了,七嘴八舌地讨论着,“装不下了,挤死了,下趟吧!”“早干啥去了!”“快开吧,都快迟到了”。司机师傅怕有危险,极不乐意地打开了车前门。“师傅,到血站不?”师傅有些不耐烦地说:“到,上来吧,快点!快点!门口的往里走走,让她上来。”

听到血站二字,我不禁往车门外看了眼,“谢谢,谢谢,紧赶慢赶终于赶上了。”说着上来一个中年妇女,四十岁左右的样子,她手里拿着一张皱巴巴的一元钱纸币,努力地往投币箱的方向伸。一位乘客提醒她,“投两块钱。”司机也边挂了档,边说着:“这是空调车,投两块钱,再拿一块。”“啊,不是一块啊,我以为公交车都是一块钱呢。”听这话,这妇女应该不是市里的,司机催促说:“快,再拿一块钱来!”“好好好,我找找。”大姐连忙翻起包来,找了好一会儿,最小面值的也就找到个五块的,又掏出衣服兜,还是没有。“耶,咋没有啊?”她很尴尬地自言自语着。“没有?那快下去吧,坐普通的,一块钱。”“那还得多久啊,我赶时间,要不我把钱给你吧师傅?你给我找一下。”“不行不行,我们这不允许找钱,你还是快点下去吧。”说着,司机师傅踩了踩刹车,准备让她下车。“怎么办啊,这我可能还晚了呢。”犹豫了一秒钟,中年妇女一咬牙,“那我投5块吧!我就坐你这车了,能早到就行。”说着就要把5元钱投到投币箱。

    “等等,大姐。”我伸手拉住了她的胳膊,“我有公交卡,我替你刷,别浪费这5块钱了。”谁没个急事,谁没有需要帮助的时候啊?虽素不相识,但爱心却驱使我去这么做,更何况她说不定是要去血站取血呢,人命关天,更应该帮她一把。

中年妇女不好意思了,一直说着“谢谢了,谢谢了,这我怎么还你呀?”“不用还了,也没多少钱。”就这样我们你一言我一句地攀谈起来。

交谈中得知,大姐姓李,家住冠县农村。听她说到血站我不免有些好奇,“大姐去血站是要取血吗,这么着急?”“不是,我是要去献血。”“献血?这么冷的天,还下着雪,家又离得远,你得多早就出门啊,你傻啊?”不等她说完,旁边有个市民不解地问道。

“昨天下午,我接到血站电话,说医院有个病人要救治,急需B型的血小板,问我能来献血不?我就是这个血型的,咋不能啊?那时候天还没变,就算是变天了,我也得来!”大姐坚定地说。“不瞒你们说,我昨天早早地睡下,今儿5点就起来了,到县里坐了早上6点半的头班车,一路上车开的慢,到这都快8点了,跟人家约好啦,8点半到,这是大事,咱不能耽误。”

听她这么一说,有几个乘客都转过身来,上下打量着她,仿佛要把她看个究竟。

“血站抽你的血,又不给你钱,你这是图啥呀?”坐我旁边的老大爷教训式的口气问道。

“大爷,可不敢这样说,看来你还真不了解。”她一边拍着他的衣袖一边说,“俺给您说吧,前年,俺老娘出车祸住院了,要输血,她那个血吧,还挺难找,叫啥AB型熊猫血,血库没有,人家血站联系了好几个这样血型的献血员,连夜采了血,化验了,叫俺家人在那等着,一出结果就拿到医院来用上了,救了俺娘一命啊,这大恩大德这一辈子也忘不了。”大姐顿了顿,接着说到:“后来俺那在外打工的弟弟回来了,听说这事,想到他在外地还献过血哩,看能不能把俺娘用的血费给报销了?就拿着手续到血站试试看。那天俺弟去的晚,人家财务科都下班了,有值班的一看,条件符合,立马给办了,考虑到俺家离得远,是那几个人给俺弟凑了报销钱,人家第二天再补手续,这好人叫俺咋能不感激啊!”

司机师傅仿佛也听得入了迷,猛然踩了个急刹车,她抓了下栏杆继续说到,“咱可不能光想着无偿献,到关键时候咱还无偿用呢,你说是这个理不?”“就是,就是。”“你还真别说,我一个朋友就去血站报销过,效率是挺高的,服务也很好。”大家伙又七嘴八舌地说起来了。

“从那以后啊,我就去了趟血站,大概了解了下人家的工作,那实验室,那大仪器,一看就很正规,那工作人员待人也很热情,服务很周到,后来俺也开始献爱心了,俺现在是那儿机采室的老献血员了。献血不会影响健康,只要是我身体条件允许,只要是医院病人需要俺的血液,我会一直献下去。”“这人真不赖。”“思想觉悟还挺高哩。”大家伙你一言我一语地都点头称赞着。

而此时此刻的我,作为一名血站人,除了感动,除了欣慰,更多感受到的是责任地重大,有全社会的爱心人支持着我们,理解着我们,有那么多的病患期盼着我们,信任着我们,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好好地工作,不好好地制备出一袋袋安全的血,放心的血,及时的血,有效的血?

“御润财富城到了,请下车的乘客......”公交车上的广播响了,“血站到了,从这下就行。”我提醒着大姐下车,“哦,好好好,呀,你也在这下车呀,还真巧。我得谢谢你呀,”“别别别,大姐,应该是我谢谢你,没有你们的爱心无私奉献,我们拿什么救助临床的病人?我们只是起到了桥梁的作用,你们才是最可歌可敬的人。”“怎么,你?”“对,我就是血站检验科的一名职工。”“嗨,那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了,都是一家人,走,献血去!”

又一阵寒风吹过,雪花鹅毛般地飞舞起来,而我们这“一家人”的心里却溢满了阳光。(作者:蒋婷)    

版权所有:聊城市中心血站  地址:聊城市中心血站(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华山路75号)  

电话:0635—8516869(工作日)   血站热线:0635—8512907(工作日)   质量投诉热线:0635—8513308(工作日)

  技术支持:菲律宾太阳城申博代理登入
网站地图 申博游戏登入不了 申博游戏平台 太阳城 太阳城网址
申博在线登入 菲律宾申博在线管理网登入 菲律宾申博在线注册登入 申博手机版下载网址
申博游戏平台 澳门新葡京赌场 太阳城代理 幸运大转盘
现金网百家乐 申博138 申博娱乐官网 申博代理
菲律宾太阳城申博 太阳城亚洲开户 申博现金网址 现金网百家乐